蝴蝶效应

如果。

话说。

话说。

一九九三年十月八日      星期五    小雨

如果不是头天打完温泉的飞鹰兄太坚持,福州帮不会直到天黑以后才眼冒绿光出现在春城湖畔的餐厅。要知道,春城的天黑可是在八点之后。

话说今年的博友赛又有了改革,为了让大家都能玩得愉快,欢迎晚宴上药师介绍赛制,第一轮过后,一半人继续打比杆赛,一半人建议打最佳球位赛,分水岭就是92杆。

话说雨神打不打球俺不知道,但是送给俺的新MARK实在是漂亮!高端大气上档次,环保自然又醒目!不晓得是在垦丁还是花莲的海边捡的,总之俺很喜欢!  

十月的东北一般是没有雨的,可能天神也知道这是农民一年中最忙碌的的季节。不肯给添麻烦吧。

图片 1   

话说92杆是怎么来得呢?当然是组委会事先定下的晋级线咯。

图片 2

今天的雨一直淅沥着,不是很大,却也不停。忽然,有点不习惯有雨了。街上没有几个人,树叶哗哗的垂落,有些凄凉。

如果不是负责点菜的超哥太能吃,TONY太能喝,可乐太能侃、、、小伙伴们也不会捧着肚子打着饱嗝挨到房间,一觉睡到大天亮。

话说组委会都有谁呢?

 

本来平时挺热闹的牙所,一下子就空落了起来。三嫂早早回家了,她说有点凉,加件衣服去,就一直没回来。小姑说: 这天谁会冒雨出来理发啊,就出去玩了。我不知道大人都玩什么?哦,对了,我也是大人了!小杜去不远处的啤酒厂了,他小学同学云峰在那个厂子上班。小杜总去啤酒厂,他说可以免费喝啤酒啊!我想,那玩意有啥喝头儿?没有汽水好喝呢!他说:你别和师娘说我去啤酒厂了,有人来整牙,你就去啤酒厂找我,前后五分钟的事,我只能哼着。

图片 3

话说今年的组委会只有一个人,就是黄药师。

不过喜欢归喜欢,新MARK使用起来的确有点不是太方便。

我无聊的在里屋看那本我看不明白的镶复手册,枯燥而生涩。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啊,没一会儿,就昏沉的要睡觉的样子。

还是如果。

 图片 4  

我首先想往帽子上别,后来发现还不如直接当帽子使更靠谱;我又试着往裤兜里塞,发现实在勉为其难,即便真塞进去了貌似也不大雅观;交给杆弟带着吧估计小妹会翻白眼;放在果岭上不小心让153看到了兴许还会罚杆;万一风尘子来了DQ那算是最轻的了、、、于是很为难。还好后来灵机一动,想到了折中的办法:要么今天先不用,专心试试新学的雨歌灵不灵?如果灵,雨神自然不会追究用没用MARK的细节。如果不灵,明天再带上也不迟。

外屋的温霞一直依在门框上看雨。我记得小时候,我是喜欢看下雨的,尤其是下大雨,那大滴的雨落下来,很有气势。很痛快的样子。而这样淅沥的小雨,就没劲了。

如果不是春城湖景的草太绿,花太红,球道太熟悉,记忆太深刻、、、第三天的试场俺也不会投入忘情,只顾打球拍照,再次将雨神的嘱咐忘到了云外。 

话说不管92杆晋级线是怎么来的,第一轮打完,92杆不偏不倚刚好将68人分成了两半。

 还是话说。

过了好久,温霞过来叫我说:来!借你脑袋用一下!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这话说的有点吓人吧!但是,说实话,我还是很享受她这么叫我的。

话说。

“这药师也太神了吧!?”纸老虎如是说。

话说21号中午,简短的合影、开球仪式之后,我们就从湖景第二洞下场了。今天的局是药师特意安排的,我和西南老姜打陈建和徐掌柜,最好成绩比洞。陈建打黑梯,我们仨打蓝梯。

我就老实的往理发椅子上一坐。她先是给我干洗了头发,吹干,然后就开始在我头发上变着法的做各种头型的设计,梳理和改造。

话说试完场回到会馆,欢迎晚宴开始之前,各路英雄三三两两来到餐厅外的露台上赏景,闲聊。于是一阵江湖黑话:

“不是神,是邪!”俺摇头表示同意。

话说陈建为啥打黑梯?

她的手很柔软,偶尔会碰到我的脸颊或耳朵,我能感受到到她手上的温度。

 纸老虎?

 

话说因为他是职业。

我透过眼前的大镜子,看到她专注的样子,很可爱。她的眼睛真大,黑亮黑亮的,用葡萄来形容就失了神采。她的睫毛又长又上翘,我总担心它会忽闪掉下来。

柏树岬?

话说联想到过往药师安排的各种球局,结合今年美国大师赛上预测冠军的博彩,我猜想药师一定随身携带一台电脑随时替他收录、演算各种资料和盘口。考虑到药师学球的时间和原始资料的年份,这台电脑很可能是386的!

话说陈建这个职业厉害不?

她很少笑,她从来没有肆无忌惮的开怀大笑过,似乎什么事,都不会让她兴奋到不能自已。她的浅笑或者微笑,往往转瞬即逝让你觉得更加的珍贵吧。

你好你好!

 图片 10  

话说09年拿过中巡赛成都站冠军,加洞打败的还是澳洲老外,你说厉害不?

她牙齿很白,也很整齐。她的唇涂抹的太红,像是有热度的阳光。我一直没有勇气问她为什么涂那么红的唇色。

 
这是上海古龙。

话说原本。

话说这么厉害!那还不是红字随便打?

可能每个女孩都有她自己的秘密吧?

这是成都古龙。

话说原本下午的航班就有点赶,好在第二天是一大早7点开球。不过由于第一轮77杆的成绩还不错,第二天被排在了最后一组,8点钟和也打77杆的宗潇、76杆的西南老姜一起出发,这样一来时间就更赶了。

嗯,单轮最低61杆——陈建礼貌地纠正我的说法。

她不太爱说话,很少听到她说话,或者说了也很简洁的几个字。

幸会幸会!

图片 11

我晕!!!

我发现她喜欢皱眉,似乎有很重的心事。只是,我不知道她的心事罢了。

、、、、、、

 

图片 12 

但是,我知道,她是喜欢和我说话的。每天,她都是最后回家的一个。往往都在大家走了以后,她就斜依在我们两个屋之间的门框上,听我讲故事。

晚宴没开始,已经和药师、古龙、妖舅等一众偶像接上了头。

话说原本想着三人一组,打球时间还可以加快一点。打到第二洞刚要发球,裁判说等等!原来金梯放在了黑梯的位置,这下不懂得打哪个梯了。

 原本。

我多半是给她讲武侠小说,我在高中看过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所有小说。

 

话说原本等裁判打完电话确认好了这洞打黑梯的位置,俺们刚要发球,裁判又说等等!原来他是要赶去确认前一组有没有打错梯台。

原本按照药师的说法,局面应该是六四开的。如今看来,谁六谁四药师还真没明说!情况似乎和预先估计的有所出入。然而事已至此,除了打似乎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打!

我是有讲故事的天赋的,我看过的小说从来都是可以记住的,我讲的还是有条理的,并且尊重原著。但是,我喜欢把人物摘出来,一个一个的讲,这样,听起来连贯,有层次。

还是话说。

话说原本等到裁判把已经打完了这一洞的赵哥、TONY和大连老崔抓回来气鼓鼓的重新开球,重打一遍这个洞,这事就算完了吧?可是打完了宣布还要罚杆,第一天打出7字头的TONY情绪大受影响,早早退出了争冠的行列。

不就是61杆吗?俺也不是木有打过——只不过是四人四球最佳球位而已!西南老姜在车上给我打气,说他打黑梯,俺们打蓝梯,他占不到啥便宜,不怕他!是啊,事到如今,怕也木有用了!据药师说外盘已经押到了*位数了——并且押我们的居多。还好另据药师发来的情报,这些天两位敌人都没少喝,估计状态要大打折扣。

每次,我看到温霞认真听故事的样子,就很有成就感,还像我是老师她是一个好学生一样。

话说JOANNA和VOODOO的主持太幽默,

 图片 13  

 图片 14

可是,每每我讲到有趣的地方,吴艳就两手插兜,一脚把门踹开就晃个肩膀进来了。听了没几句就哈哈大笑。要不就打断我,说她从电视上或别人那听来的一知半解的片段。

图片 15

原本和话说。

还是原本。

我有点生气,但是不好意思发作。温霞就不断的提醒她,你稍等,听大哥讲!

话说黄药师的往届回顾太煽情,

原本昨天因为需要照顾搭档老姜抓鸟的节奏,没敢把雨下透,准备今天补上的。

原本全指望敌人不在状态。不愧是药师!啥资料都一手掌握——陈建昨晚果然喝大了!第一洞一上来,第二杆150码手起刀落放在旗杆边,吓得俺和老姜100码都不会打了,一个刨地一个剃头,双双吞鸡。陈建不紧不慢敲进死鸟,扭头冲我俩嘿嘿一乐,吐出仨字:下马威!

温霞的声音很和蔼,吴艳根本不在意。我往往会急剧的收尾。

图片 16

原本昨天的雨歌也经过验证有效,所以雨神给的新MARK也木有带上的。

一洞下来俺俩就输了两洞,这可不是我们战前的部署啊!好在第二洞短四杆洞我也抓鸟还以颜色,迅速将比分扳平,于是双方开始了拉锯战。

温霞看我的眼神里也多了些许无奈。她也明白我的故事为什么就结束了吧。

话说各路英豪的自我介绍太热烈,

原本因为没事干,于是又想起了雨神的嘱咐的。

 

她往往会说,大哥,明天接着讲啊!

图片 17

原本按照程序,念完心诀,哼起雨歌就应该下雨的。

 如果。

吴艳会说,我明天早点回来听!

话说民族歌舞表演太曼妙。。。

可是今天不灵了!不仅哼昨天的雨歌不灵了,就连哼另一首新学的雨歌也不灵了!于是哼来哼去,一头汗。

如果不是局面渐渐稳定,俺也不可能放松心情,想起了雨神的嘱咐,于是一边打一边悄悄哼起刚学的雨歌,果然,天空飘起了雨点。然而兴许是天天喝酒的缘故,雨点丝毫不能阻止陈建抓鸟的步伐,而徐掌柜也不失时机地在标志性的第八洞大下坡短三杆洞补上一鸟!

温霞会拉她的手走开。说她俩的悄悄话去了。我不知道她们说什么。总听到吴艳不怀好意的笑。至少我这么认为。

图片 18  

话说冒汗归冒汗,雨还是不肯下!

 还是如果。

雨天,比往日天黑的早了,我也没心思写更多的文字。

晚宴将近结束,酒酣耳热,一圈人合起影来。作为指挥的妖舅不断发出各种高难度指令:

话说雨不肯下就算了,又开始一个劲的下蚂蚁,果岭上到处都是追逐的蚂蚁和褪下来的翅膀,搞得有洁癖的老姜很恼火,上了果岭推杆之前要清理半天。可是翅膀是死的,蚂蚁是活的,赶走一拨又来一拨,老姜于是很烦躁!

如果不是局面再次吃紧,我也不会只顾专心打球,又忘记了哼歌,于是雨过天晴,阳光灿烂!然而此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脱了雨衣的西南老姜精神大振,转场前后连抓仨鸟,居然一举将局势反超、拉开!

就写到这里吧!

 

话说后来老姜终于想到了应对之策,就是干脆不上果岭!从此以后老姜每一杆都故意打短下沙坑,推杆次数确实是减少了,不过在领先榜上的位置也一起让出来了。

再次领先,姜柏组合士气大振!正要乘胜追击,这时候出现了问题——雨是不下了,可是天上下起了蚂蚁!先是一只一只,后来一对一对,再后来一群一群、、、漫天飞舞,落在球道和果岭上。老姜只顾驱赶清扫,再也找不到抓鸟的感觉。反观陈建还在冒蚁前进,全场抓下4鸟,黑梯打出红字。要不是后九我又蒙进俩鸟,包括结束洞的长推抓鸟,最后的胜负还真很难说!

我又想在剩下的半页纸上画大树了……

——悲!要悲哀!

话说潇锅虽然没有洁癖,可是潇锅也不喜欢蚂蚁,因为他说自己有密集恐惧症。五大三粗的一条汉子,上了果岭就脊背痒痒,浑身不自在。如此一来推杆自然大受影响,18洞推杆就没有一杆过洞的,在自家球会打出79杆当然也不能算是好成绩。

图片 19

图片 20

——哭!要痛哭!

 图片 21  

 果岭上握手的时候,徐掌柜笑眯眯的连声夸我俩打得好!打得好!俺则心虚虚地表示躲过一劫!躲过一劫!

——惊!要吃惊、、、

还是原本和话说。

 

图片 22

原本真正喜欢蚂蚁的人是俺。可是虽然没有花很多时间在清理推杆路线上,唤雨失败的俺却转而对蚂蚁从何处来,要做什么,到何处去这样一个颇有哲学意味的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未完待续

总之妖舅玩起高尔夫,是中国影视界的一大损失。 

话说经过18洞细致的观察和拍照,俺终于揭开了这三大问题的谜底!

 

散场之后,妖舅还意犹未尽拉着好友继续喝酒。我则很体贴地叮嘱他和陈建、徐掌柜多喝几杯,因为这俩明天将是我的敌人。

话说这些小东西,原来是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召唤,从地底下钻出来的!漫天飞舞是为了寻找爱情;落在果岭上脱去翅膀,是为了便于、、、打19洞!至于它们的归宿,当然还是回到地底下,开始另一个轮回!

 
原本。

话说研究的结果,不禁让俺对它们肃然起敬!然而研究蚂蚁的后果是没有好好研究果岭,几乎洞洞标ON三推,最后也交出了79杆。

原本小酒一喝,醉意上头,回到房间就准备休息了。正靠在床上整理手机照片,一个陌生招呼请求加我为好友。

 图片 23  

 

如果。

您是?

如果就这样结束比赛,俺和潇锅的杆数是一样的。

萧敬腾。

如果再计算昨天的成绩,俺和潇锅的杆数也是一样的。

图片 24  

如果再计算前后九的成绩,俺和潇锅的杆数还是一样的!

还是原本。

如果再计算单洞成绩,最后一洞潇锅打PAR,俺打BOGEY。于是俺握手祝贺潇锅,说你是冠军了!

原本已经睡眼朦胧,这一声招呼睡意全无!慌忙加了雨神的微信。

如果就这样结束比赛,那么时间还是富余的,可以妥妥的赶上飞机。然而回到会馆交完计分卡,裁判过来说要打加洞!

以下为当晚的聊天记录:

如果只是加洞,俺是坚决弃权的!一来潇锅是好基友,又是俺忽悠来的,拿冠军再好不过了!二来时间有限,还要赶灰机。于是俺一边收手套眼镜一边表示弃权。然而球友起哄一定要加洞!徐掌柜还表示飞机没问题,加洞完亲自送我去机场!于是有点为难。药师是主办者,俺问药师你认为今年的博友赛需要加洞吗?药师说需要!正在这时又有人过来了说还有一位成绩也相同,于是变成三人加洞了!好吧那就加吧!

 

图片 25  

——到昆明几天啦?

还是如果。

三、、、天啦。

如果首个加洞就在俺第二杆下水,另一位下沙吃BOGEY,只有潇锅打帕的情况下结束,还是很效率的!然而握完手回到会所的时候,裁判说冠军产生了——不过不是潇锅,而是另一位加洞球手。原因是他虽然昨天湖景蓝梯打83,今天在更难的山景金梯打出了71杆的好成绩!两天的总杆数比俺和潇锅少了两杆,其实已经夺冠了!加洞是场乌龙!

为什么不下雨?

如果这位大名陈前的当地博友在早就知道成绩的情况下,向裁判组说明,就不会有这么一场美丽的误会了!然而他没有这样做,而是默默的配合剧情的需要,接受组委会的安排,陪着俺和潇锅又玩了一洞,还平和的脱帽和潇锅握手祝贺他夺冠,证明此君不光球技高超,球品、人品、修养、情商那都是钢钢滴!是我辈学习的楷模!再次祝贺陈前!

额。。。还不够熟练,怕控制不好力度。。。

图片 26  

你指的是黄山吧?

如果此时就赶去机场,时间还是来得及的!然而考虑到福州帮一起出来有始有终,考虑到潇锅拿了亚军也不错,考虑到裁判给我打电话问我要总杆第三还是净杆冠军而我理所当然选择了冠军于是飞鹰兄也拿到了总杆季军皆大欢喜、、、还是等到简单的颁奖结束之后才和纸老虎一起跳上潇锅的车匆匆出发。   

是哦。

如果不是一出春城就开始堵车,时间其实还是来得及的。

黄山是怎么回事?没按照我教你的心诀吗?

如果不是堵车一堵就是半小时,其实还是可以勉强赶上航班的!

有啊!

如果不是堵车过后潇锅一路狂奔,将原本擅长越野的揽胜开出了法拉利的赶脚,俺们也完全没有可能在起飞前40分钟赶到候机楼的。

背一遍听听。

如果不是机场工作人员相对善良,也不会在球包已经不让过关的情况下,让俺和纸老虎坐上飞机,得以顽强地在周五晚上赶到厦门的。

哦。

如果不是在厦门机场查询,得知球包最早也要到明天晚上才能到厦门,打球十年来第一次面对人包分离的状况,这次的行程安排还是颇为圆满的!

 

会长杯将在第二天中午开始,面临无杆可打的窘境,如果不是纸老虎的热情帮助,借了俺一套S200杆身的HONMA刀背杆,周五的夜晚一定是难眠的。

天灵灵,地灵灵。。。 (后面省略16字)

图片 27  

 

而如果不是当天晚上睡觉前再次收到雨神的微信,俺也不会知道唤雨失败的真正原因的!

嗯。雨歌唱了吗?

以下是当晚的对话记录:

唱了。

 

唱的哪一首?

到厦门啦?

 

到了。

哗——啦啦啦啦下雨了,看到大家啊都在跑!

听说昆明不下雨,下蚂蚁,怎么回事?

啪——啪啪啪啪。。。

不。。。知道额!

 

心诀念啦?

CUT!谁让你唱这首歌的?

念了。

唔。。。

背一遍。

难怪下暴雨呢,还把雷公也招来了!

 

额。。。

天灵灵,地灵灵。。。(后面省略16字)

别的雨歌不会吗?

 

想。。。不起来了!

嗯。雨歌唱了吗?

哎!——这样吧,我现教你两首,你跟我唱——

唱了呀。

好吧。。。

哪一首?

 

两首都唱了!

。。。。。。。

都不灵吗?

。。。。。。。

对呀!

 

唱我听听。

记住了吗?

哦。

记住了!

 

上次送你的MARK呢?

额们俩——一起打着一把小蚁伞——一把小蚁伞、、、

在啊。

随拦死——蚁蚁下得夜来夜大——夜来夜大、、、

好用吗?

 

好用!一用就下雨!

蚁一急下——气混不算龙洽、、、

 

 

图片 28

CUT!谁让你这么唱的?

 

你教的呀!

那这两天怎么不下了呢?

额。。。怪不得不下雨,光下蚂蚁呢!

额。。。换了航空包,忘带了。。。 

怎么了?

丢三落四!还好我有准备——喏,明天用这个吧!

 

哦。用哪个?

偶素台湾郎哩鸡道不?哩不要邪偶滴闽南话嘛!偶唱滴素蚁,哩不能也邪偶唱蚁嘛!哩不又唱蚂蚁的蚁,又唱下蚁的蚁嘛!!

枕头底下,自己看——记得明天要用哦。。。

 额。。。

好的!

 
国语不好,真是害死棱啊!

 

 

翻开枕头,找到雨神送给我的新MARK—— 

 图片 29  

图片 30  

 

 

 未完待续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体育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蝴蝶效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