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譯名,是谁迷失在东京

    这是台译的片名,Sofia Coppola有近水楼台之嫌,她有资格少走许多弯路,驾驭理不清更凌乱的感情戏难不倒她,不知道下次她还会带来惊喜吗?
     迷失东京(Lost in Translation)制片,导演, 编剧索菲亚.科波拉(Sofia Coppola)主演:斯嘉丽.约翰松(Scarlett Johansson)比尔.默里(Bill Murray)安娜.法瑞丝(Anna Faris)。东京几日游之中,你看到日本的节奏,交通,游戏机,地震,广告,礼节,卡拉OK,插花,霓虹灯,一个过气明星的自白,一个中年男人的心态。
     那个BILL没有被杀掉,逃到东京拍起小日本的威士忌广告,忽高忽低忽左忽右,陌生的都市陌生的寂寥。躲在东京的他遭遇了一场忘年之恋。最初在同一间电梯里的遐迩一笑,我记住你,你推说忘记。一天天的东京失眠夜,那相识就该在宾馆的酒吧台,歌手演唱着“SEARDOROUGH FAIR”,和你同感,“毕业生”的旋律还是那么忧郁,那么完美。
     异乡人异乡客,可以大谈那里又有好吃的新寿司,哪里有好玩的节目,那条线划得清楚,一个潦倒演员,妻子关心房子超过一切,一个小女人,摄影师丈夫眼中的工作是唯一话题。那就纯粹得做一对朋友,迷失在尾声幻梦般感觉的“JUST LIKE HONEY”的歌声中,音乐暗示没有结果的一些感情,我在光怪陆离的现实中找到懂的心,你却风一样匆匆再度迷失。
     忘年是一份毒药,在剂量恰好的时候,我们迷上他,在戒不掉时,在耐药性发作时,我们LOVE IS OVER。留下最后一吻,是我最真挚的问候,你有最纯真的脆弱,我从来没有更改过,为你不悔,却向现实投降是我们唯一可以尝试的结局。
     无论在东京,纽约,上海,冷冰空间VS温馨心扉,不再迷失发生在与你邂逅不知不觉的每一天,一直好想问你那句话,爱情不用翻译,那是想你的甜。
     因为最美的邂逅,做不成朋友,所以再见也不是朋友。

Lost in Translation是由美国电影界知名Coppola家族的Sofia Coppola执导的一部爱情文艺片,讲述了一个处于中年危机的美国男影星Bob Harris为了两百万美元薪酬来到日本东京接拍Suntory whisky广告并因寂寞难耐与被忙于追求物质与自由的摄影师丈夫所忽略的新婚少妇Charlotte在相识、相知。两颗孤寂并渴望被理解的心在格格不入的异国他乡悄然相恋。Lost in Translation有多种译名,广为接受的有《迷失东京》、《迷语东京》和《爱情,不用翻译》。《迷失东京》是就男女主人公在陌生城市与文化中的迷失而言,过于直接和草率;《迷语东京》则是针对影片结尾时男女主角的耳语,这耳语似乎成了千古之谜。纵观整部电影,爱情真的不需解释么?男女主角在繁华的都市丛林中迷失,他们究竟“lost”的是什么呢? 导演Sofia Coppola所指向的又是什么?
美国诗人弗罗斯特在定义Poetry 时有一句广为流传的话:What is poetry? 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 translation. 事实上,不只是诗歌会迷失在传达中,爱情、亲情、友情等等凡是涉及到人与人、人与社会交流与寻找的话题总会有不尽如人意的lost。
Harris刚刚到达凯悦大酒店时,负责接待他日本朋友对他的到来热情而有礼,他的影迷也惊喜于与他邂逅;Charlotte在学习插花时受到的礼遇也十分友好。这些正面的且可称之为“面”上的功夫可谓文质彬彬。日本长期以来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除了有礼有度外还存有传统的等级观念。Harris拍摄Suntory whisky广告时候,摄影师说了大堆的敬语与啰嗦,而翻译却简短扼要,这让Harris感到诧异;不管是上门的妓女、跑步机还是突然延长的工作,对于Harris陷入不如人意的Lost。置身于东方文化,Charlotte也倍感不适,庙宇与游戏厅,神圣与颓废享乐,无人相陪的她寂寞迷茫。东京这座城市,使得种种不舒服弥漫在Harris与Charlotte心中,他孤独而又无所释放,时差也罢,寂寞也罢,他们在这座光怪陆离的不夜城中失眠。导演Sofia Coppola青年时期曾在东京滞留,对于美国人在东京文化冲击下的感受拿捏的较为到位,这种影片之所会被译名为《迷失东京》,正是在国际化的潮流下,东西文化碰撞之际,美国人迷失在东京的写照。
然而这种Lost也不只是局限在文化冲突之中,影片中涉及到的人物有Harris及其妻女、Charlotte和丈夫John、歌女和John的女同事,他们每一个人都投身在自我独创的“语言”之中,影片细节中凸显这一主题的是Harris在浴池中与妻子的关于选择地毯种类的电话。Harris妻子在乎的只是Harris参与在家庭的决定中,但对于他不管不顾,无论是半夜关于买橱子的传真,还是午夜电话后的I love you,Harris妻子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生活之中,这一悲剧到底为何演化而来?导演对于midlife crisis的思考促发了Lost in Translation这一电影的诞生,Charlotte和丈夫John的当前生活正是Harris及其妻女过去的写照。远古时候,男人外出打猎,女人在家做饭纺织,这一传统一直传承下来,直到现今社会,年轻丈夫为了金钱、权利和女人在外面潇洒忙碌,独自享受成功的喜悦、受挫的郁闷以及与人交流的喜怒哀乐;被冷落的妻子则无奈的独守空房,忙于寻求消磨时间的“乐趣”,正如Charlotte一样,青春貌美却迷茫没有人生方向,当有一天孩子降临,妻子会沉浸在孩子与自己乐趣的世界当中,功成名就的丈夫却只有忍受无人关怀,渐次颓废迷茫,甚至如Harris与Charlotte一样,发展一段婚外情。从何种角度看,人与人之间的Lost是一种对幸福无奈的寻找,年轻是我们追求物质与享受,总以为此时的奋斗应当被妻子所同情原谅,追寻着似乎是最为可贵的幸福,无论是寄希望于未来还是寄情于此刻,我们总是忘记了陪伴与用心的重要性,往往不是Lost in Translation,而是不屑于投入精力与心在理解身边最重要的人身上。爱情亲情此时此刻正需翻译。
Harris与Charlotte在东京寄情与友人忌惮的游玩暧昧时,我们不由自主的置身其中,其实在所有这些差异下,我们会不适会郁闷,但一旦遇到一个知己甚至只是一个关心你的人时,我们往往就会喜欢这种不同带来的喜悦,此时就会有另一个层次的Lost,所谓Lost不是一种寂寞难耐,相遇寂寞时,心心相映,沉浸于另一种幸福的享受,此中心情也只能用Lost in Translation来描述。当Harris与Charlotte耳语时,正是不需揣测的幸福。在沉浸在影片中之前,《迷失东京》过于浅层,《迷语东京》则并未看懂影片,《爱情,不用翻译》才是导演Sofia Coppola思考的最终成果。

让Harris感到寂寞的不只是周围的那群疯狂的、呆板的、品味低俗的日本人而已,还有可怕的中年危机。他意识到妻子和孩子并不像以前那么需要她。虽然妻子也总是会打电话过来慰问这位因公出差的大明星,但也总是匆匆挂断。妻子说,孩子们很想念你,不过他们也开始适应没有你的日子了。开始适应没有父亲的日子对于一个日渐衰老的父亲来说,更多的不是赞叹儿子已经长大了,已经成人了,而是感到自己正在被抛弃。

此外不得不提的是这部电影的原声,有人说如果没有听过这部电影的原声,那就只等于看了二分之一的电影。其中无论是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的Just Like Honey还是Death in Vegas的Girls都为影片增色不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池北井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完影片才注意到导演的姓氏:Coppola。在几个月前79届 Oscar出炉的时候,我因为《绝代艳后》抢掉了《黄金甲》的最佳服装设计奖高兴了好一阵子。然后认识了这位《绝代艳后》的导演,Sofia Coppola。当年拍《教父III》的时候,她曾经出演了,Al Pacino的女儿,就是最后在剧院台阶上被枪杀的那个,让Al希斯底里地吼叫的那个。而她的Coppola的姓氏也并不是出于偶然,她正是《教父三部曲》的导演Francis Ford Coppola的女儿。

让我们先抛开爱情不说,说一下二位主人公。
Charlotte
一个新婚两年的年轻女子,因为丈夫在东京的工作而随他来到了这里,可丈夫却忙于工作冷落了她,连一起坐下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了解她因为身处他乡而产生的内心的孤独。她唯有借吸烟、泡酒吧、听CD、独自短途旅行来排解。
Bob Harris
一个已婚20多年的中年男人,和妻子育有孩子,无可避免地面临中年危机。而且事业上,不巧作为一个老影星他又行将过气。这次是来东京是为了拍摄一个威士忌酒的广告,日本的接待方对他很和善,甚至为他安排了“特殊服务”,但是东京的一切还是与他格格不入。
他们沦落异乡,偏偏这个异乡不是英国不是澳大利亚,而是日本东京,这里没有他们熟悉的语言,没有他们熟悉的面孔,甚至连人们做事情的方法都让他们感到陌生。二人既然“同是天涯沦落人”,那就“相逢何必曾相识”了。在酒店的酒吧里他们开始了交流,眼波传达出绵绵友善的情意,并在接下来搭起讪来。
慢慢地,两颗心开始靠近,并滋长出了微妙的情愫。可是现实的条件下两个人不可能有结果,在短暂的心灵交汇之后,他们又回到了各自的生活,而这段在东京的经历也许只是会变成影响他们一生的美好回忆。

Bob Harris“一个人”站在电梯间里,漠视周围的一切。周围的一群缺乏幽默感的矮东洋古板地竖在那里,Harris处在那里左顾右盼,张望着周围的那些自己每天照镜子就能看到的光亮的头顶,想找点乐子,却没有人来配合。他早就迷失,迷失在东京,一个陌生的城市,一种陌生的文化。Mr. Harris是一个过气的好莱坞明星,到日本拍三得利广告赚钱,他喜欢Sean Connery,日本人却喜欢"L"oger Moore。

如果注意过《迷失东京》的海报,就会发现海报的最上面有一行字,“Everyone wants to be found.”这是整部电影的主旨。作为Charlotte,她希望她的摄影师丈夫能多关心她一点,把她从每天在东京的“留守生活”中解救出来。她的丈夫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妻子在夜里坐在窗边看着东京的夜景那些绚丽的霓虹时心里是多么无奈,而在白天Charlotte一边给美国的朋友打电话一边抹眼泪的那种落寞。那种感觉我想只有亲身经历过寂寞的人才能真正地体会——那种即便世间热腾喧嚣却依然与你无关的感觉,你对于世界,只是个陌生人。作为Bob,他已面临了生活上的中年危机和事业上的瓶颈,30多种雷同的地板颜色放在他面前,妻子逼问他做出一个选择,这无疑是家庭生活的一个悲哀——在感情的热潮慢慢退去之后所无可避免地进入每日柴米油盐酱醋茶阶段。他与妻子的交流想必除了家务琐事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话题了。但作为家里的顶梁柱,Bob也需要被理解被关心。
如果片子的结局是男女主角义无反顾追求爱情私奔了,那我想这片子可能就会变成一部超级烂的片子。这部电影的意义其实不在于告诉我们爱情有多么美好,以及在人群中如何如何遇上了那个对的人。影片最后男女主角没有选择转眼即失的爱情,而是选择了爱情过后那漫长的责任,也许比追求爱情更勇敢的就是接受直面生活的本来面目。这样的结局才更令人唏嘘、更震撼人心。

导演Sofia Coppola以刻画人物细腻心理而见长,这次她以她独特的女性视角关注了当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不畅”。她的镜头善于直接、赤裸地介入片中人物的生活,但却有意识地通片中人物保持一定距离,制造出一种隔膜感和旁观感。这种方法用来处理《迷失东京》这种题材的片子最合适不过。影片中导演又刻意强调东京的灯红酒绿、霓虹闹市、川流不息,同时与男女主角的慢速生活做出鲜明对比,更能突显男女主角与东京的格格不入。片子的色调是冷的,在影片最后Bob坐车去机场的路上那铅色的云给人一种离别时的压抑感,但天还是高远的,生活还是要继续,就像公路上行驶的汽车,驶过立交桥,驶过地下通道,无论如何,它还是要继续地行进着。
在片中,导演Sofia Coppola极力营造出一种日本的陌生感来,片子一开始Bob坐在车里望着东京灯红酒绿的街头却依然打不起精神,因为映入他眼帘的都是日文的招牌,唯一能吸引他眼球的是远处的麦当劳的招牌,那个大大的黄色“M”,只有这个才能让他察觉到一丝自己国家的痕迹。当然片子是拍给美国人看的,所以为了极大地凸显日本的陌生感,她甚至将日本有些妖魔化了。例如在酒店的电梯里,高大的Bob鹤立鸡群般地站在一群日本男人中,那些日本男人共同的特点就是身材矮小,与Bob站一起时更是这样;还例如在广告拍摄现场讲了几句就开始叽叽呱呱咆哮跳脚的日本广告导演;再例如Bob去录制的那个综艺节目,那个节目的主持人动作神态语气无不夸张之极,甚至在我们看来如同小丑一般;甚至例如那个要为Bob提供“特殊服务”的应招女郎的夸张的举止和糟糕的英文发音。这些在片中都成功地将日本“异化”。不过这无伤大雅,美国人不在乎,日本人也不在乎。原来在美国人的眼中,西方之外的所谓东方是这样的“怪异”,即便是亚洲最发达国际化的国家日本也不例外。

Harris 和Charlotte就是在这个时候碰上的。一样的寂寞,一样身处异地,一样会说英语。看到douban上有人说接下来就是老套路之婚外恋了,我并不以为意。源于寂寞的感情,就像是《心是孤独的猎手》、《断臂山》还有《盛夏光年》里描述的感情。也许就算婚外恋也没有什么不道德,就算是新婚夫妇,就算是金婚银婚又如何,只是不想寂寞而已。撒旦笑笑说,寂寞是我最喜欢的原罪。

我一直笃定地相信,两个在艰难时分互相温暖的人,会滋生出微妙的爱情。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了那个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电影《迷失东京》便是这样一个故事。

Charlotte也不只是因为叽哩咕噜的日文而感到寂寞。丈夫来到日本工作以后,虽然在家的时候也会和Charlotte小小地温柔一下来维系感情,但那是多么可怜,微不足道的东西。大部分时间,Charlotte只能一个人而已,带着耳机逛大街,努力张望着周围的世界,努力寻找自己喜欢,熟悉的东西,努力地去适应周围。但她害怕摘掉耳机,因为那样会使她听到让自己莫名的鸟语。

Charlotte 穿着睡衣,带着大大的耳机,用孩子般好奇的眼睛,盯着窗外的世界。打电话给美国的朋友,就像是一个孩子再像母亲哭诉什么,像是第一次踏进幼儿园的孩子,想回家。但是东京和幼儿园有所不同,在幼儿园你可以每天回家,而且同班的孩子都能成为自己的好友,而在东京,你只有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听耳机的份了。 Charlotte刚和摄影师丈夫结婚,由于丈夫的工作关系,就和他一起来到日本。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皇冠金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淺談譯名,是谁迷失在东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