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提辖是不是鲁智深,当你披上婚纱的时候

新版的水浒看了六集,给我最大的惊喜就是鲁达了,这个鲁达普一出场便引起了我的兴趣,一路狂奔,横冲直撞,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最后发现不过是为了一尾小鱼,可见这鲁达是够小孩心性的,真不知道是怎么单纯的长成这么个黑大汉的,不过后面鲁达自己借着与史进、李忠吃酒时说出了自己的烦恼,“如今这世道混沌,人也活该混沌,清醒的时候,洒家这心里是难受的紧哪,还不如迷迷糊糊,如今这世上哪还有一片情景快乐之处?哎~~”可见这鲁达其实是个聪明的人,他知道自己的单纯与这世界不合,索性装着糊涂,率性而为,只是难受时借酒消愁罢了。
    碰到金翠莲,鲁达本没当回事,只是为着他们的懦弱而气愤,待到发现他们确实没办法鲁达便想为弱者出头,翠莲一拜,鲁达反拜,这才近距离看了翠莲一眼,鲁达的眼睛都直了啊,估计这时他也明白为何那镇关西要强抢翠莲了。
    待得后面发现小经络使原来也是一丘之貉,鲁达是真的生气了,原来连自己的恩人都是这样的,可见这世界混沌到何种程度了!
    法律不行,只好靠拳头说话。鲁达又一次表现了他的智慧,让史进和李忠护送翠莲父女离开,自己去拖住店小二和镇关西,那句“他要问洒家是谁,你就告诉他洒家是他的亲戚,前天刚娶了他二姨。”我简直要笑喷了,这个鲁达,骂人很给力啊!
    冲冠一怒为红颜,只可惜红颜已为他人妇!鲁达自失手打死了镇关西,一路出逃,不期在山西竟遇到金老汉,这才知道翠莲已经嫁了人,再看翠莲时,已不是当时那副梨花带雨,剃度尼姑的样子了,另是一般风韵,只可惜已嫁做他人妇,鲁达的心情.....才像是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这段是鲁达少有一段手足无措、犹豫不决的时候。
     待到后面剃度五台山文殊寺,当剃刀将头上青丝一缕缕剃掉时,回忆在鲁达脑海中的是当初拳打镇关西的一幕幕,不知道他是否后悔过;而当自己的胡须也将要被剃掉时,鲁达闭上眼睛,留下了泪水,我也在心里呼喊啊:为何要剃掉胡子啊!!!这货不是鲁达,这货不是鲁达,剃掉胡子怎么像马德华啊!!!
    从此那个小孩心性,心地善良的鲁达不在人世了,只有鲁智深。
    顺便,这段鲁达的戏份配音和配乐做的挺不错的,只不过鲁智深怎么总是发出类似猪八戒的声音。。。。配乐用了蛮多唢呐等民族的音乐,我觉得蛮好的,不像那个胡子导演,拍中国的古典名著拍的跟魔兽世界似的。。。。     

说起鲁智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是非判断标准,有人在指责,有人奉迎,有人惜怜,还有人把酒言欢后痛快一回。鲁智深拳打镇关西闹出人命案、醉闹五台山砸了泥塑金刚、大闹桃花村卷走金银器等等。面对这些罪责,鲁智深也只能立禅杖于双手间,惧恶人于戒刀下。我行我素,一生中杀坏人无数,终将在钱塘江的潮声中,与梁山终好汉不说一身再见就离去。

《水浒传》明确描写鲁智深身高达八尺,而宋元时期一尺就相当于现如今的792px,所以可以推断出鲁智深高约2.5m,因此可以判断出鲁智深身材魁梧。所以鲁智深一出场,足以让人印象深刻,而且不容易混淆。但是很多没看过《水浒》或者看书不仔细的人不禁提出这样的问题,鲁提辖是不是鲁智深呢?

问题:鲁智深可以用提辖之名压制镇关西,为何偏偏要打呢?

图片 1

其实,关于鲁提辖是不是鲁智深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鲁智深本来名字叫鲁达,智深是他后来当和尚的法号。鲁达在没当和尚之前,本来是个当官的,职称是提辖,因此称鲁达为鲁提辖,专门掌管和指导军队的训练,并兼职追捕盗贼,以保证当地居民的平安。鲁达性格豪爽豁达,为人慷慨正直,嫉恶如仇,好打抱不平,有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情怀。这天鲁达和李忠,柴进在酒楼吃饭,正吃的高兴处,突然听到有女子哭泣的声音。于是鲁达命店家寻来伤心的女子,一问才知道女子叫金翠莲,和父母来投奔亲戚,母亲却病死客栈,欠了客栈不少钱无力偿还,被那镇上恶霸郑屠户知道了,瞧见金翠莲模样还可以,就强行让她成为了自己的小妾。结果屠户老婆不同意,强行将金翠莲和她老父亲赶出来了。金翠莲就和老父亲来酒楼卖唱。鲁达一听到前因后果,瞬间火了,就要打死郑屠户,最后果真三拳打死郑屠户。出了人命,鲁达惹上了官司,被官府通缉了,后来为了躲避官府追捕,听从了金翠莲父亲的提议,去了五台山,落发成为了僧侣。

回答:

鲁达与史进和李忠在潘家酒楼吃酒,听到隔壁阁子有女子哭泣。鲁达询问原因,得知是民女金翠莲被恶霸“镇关西”强娶后抛弃。

当时智真长老给予鲁达法号智深,因此后来就称呼为鲁智深了。所以鲁提辖就是鲁智深。

  对于鲁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很多读者会觉得打得很痛快,其实郑屠罪不至死,并且金翠莲对郑屠根本没有仇恨,鲁达打死郑屠完全是棒打鸳鸯,杀人泄愤,然后逃逸。

在2011年的《水浒传》中,金翠莲脸庞可人,与鲁达诉之身世凄凄惨惨,让鲁达顿生爱怜之心。凑了15两银子连眉头也不皱一下就给金氏父女做为馈赠,最终两人在一步三回头的场景下分手。先将金翠莲与金老汉送出城后,来到状元桥下郑屠开设的肉铺,以种种理由刁难,先要十斤精肉,又要十斤肥肉,整整忙活了一个早晨,却被告知还要再切十斤软骨。将郑屠戏弄的满头大汗,恼怒之下抄起刀与鲁达拼命,结果被鲁达一脚踹倒。连打三拳,竟失手将其打死。

鲁智深自称

  为何说鲁达是棒打鸳鸯?我们细细品味金翠莲在述说自己不幸遭遇的一段文字:“未及三个月,他家大娘子好生利害,将奴赶打出来,不容完聚。”金翠莲对郑屠有怨气不假,主要是埋怨他答应给自己父女三千贯钱做礼钱,可是写了文书但是却没付钱。但是金翠莲并没有就此希望鲁达帮自己出头,拆散这门婚事。金翠莲怨恨的是郑屠的大老婆,当自己加入郑家之后,对自己非常苛刻,甚至于将自己打将出来,打出来还罢,还催逼店家要他们父女交出三千贯彩礼钱。金翠莲说的非常清楚,做这些不讲道理的人并非郑屠,而是“他家大娘子”。而对于郑屠,金翠莲依然希望能够“完聚”。

在他拳打整关西之前,鲁提辖去找渭州经略府相公,相公告知鲁达,郑屠是我等无可奈何的,都是朝中高官不便出面,才聘请郑屠这种恶人做个走狗。我虽管理这里的兵民,但又无权过问财赋和刑狱。但当鲁达打死郑屠后,经略付则是公事公办,开始协同发榜抓捕鲁达。

‍‍‍‍‍‍‍‍封建王朝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在朝廷,下一级的官员对上级领导是毕恭毕敬;在民间,亲戚关系见面了,也要奉行谦虚卑恭的态度。这时候对他人的称呼很重要,自称更加尤为重要。因此自称错了,是大不敬,轻者仅仅责罚一下,严重者还有可能丢了身家性命。但是,读过《水浒传》的对鲁智深自称印象就很深刻。

  金翠莲对郑屠还抱有很大的希望,希望能够再做夫妻,虽然郑家如此对她,但是对郑屠却并没有明显的指责,一切都怨恨、无奈是对大娘子而发。可是鲁达却跑去打金翠莲的男人,直至将人家打死。这不是棒打鸳鸯是什么?

这里看出鲁提辖刚正不阿中的我行我素,在此官官相护的情况下,鲁提辖并没有像赃官恶人低头,他已江湖上的方式只身一人三拳两脚解决问题,省得官府推来推去拉锯式的拖延时间,最后背负着命案亡命天涯。

鲁智深往往与人说话的时候会自称洒家。但是鲁智深自称洒家曾遭受到一位太守的喝骂。那么,“洒家”到底有何含义呢?据史书记载,洒家是宋元时代北方的口语,在普通平民百姓中用的比较多。洒家就相当于现代的一些地方方言“俺”“咱”。不过因为洒家多在下级阶层中用的比较多,便赋予它了一些比较粗俗的含义,比如傲慢自大,妄自菲薄,玩世不恭等。不过不同的人会赋予它不同的含义。鲁智深虽然自称洒家,但是他并不自以为是,而是有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豪迈,而且为人慷慨大方,豪爽直率的性情中人。从鲁智深为金翠莲父女打抱不平,并给了父女许多银两就可以看出来鲁智深的性格。因此鲁智深自称洒家只是体现了他的耿直嫉恶如仇的性格。而且鲁智深是关西人,关西在宋元时期是指北方的一些地区。

  而鲁达打死郑屠更是借金翠莲泄自己心中气愤。图片 2

图片 3

而洒家就是北方地区的口语,鲁智深作为一名下级阶层者,在与人说话时自称洒家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地区方言,一时间也不容易改过来的。更何况自称洒家也是鲁智深性情的真实写照。

  当鲁达听说欺负金翠莲的是郑屠时,他说:“呸!俺只道那个郑大官人,却原来是杀猪的郑屠!这个腌泼才,投托着俺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却原来这等欺负人!”然后回头看着李忠,史进,道:“你两个且在这里,等洒家去打死了那厮便来!”鲁达为何气冲冲要去打死郑屠?最主要的原因并非郑屠欺负金翠莲,而是郑屠不应该叫镇关西。在后文鲁达到郑屠肉铺买肉,戏弄郑屠,郑屠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鲁达乘势打人,说:“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你如何强骗了金翠莲?”在鲁达的叙述中,强偏金翠莲只是次要原因,让鲁达不满的就是因为郑屠叫坏了镇关西,郑屠不过是买肉操刀的屠户,卑贱的一个小民,有什么资格叫镇关西。只有像老种经略相公一样,做到了关西五路廉访使的高官,才有资格叫镇关西。而老种也好,小种也好,都和鲁达是一家人,是“俺小种经略相公”。隐隐然鲁达自己也可以叫镇关西,可是郑屠却绝对不可以。

鲁达由于打死郑屠后,被渭州府悬赏一千贯缉拿。经金翠莲的丈夫赵员外介绍,到五台山文殊院出家为僧。主持智真长老为鲁达剃度。只称其是“因见尘世艰辛,情愿弃俗出家”。寺院里有寺院的规矩,这些规矩鲁智深该违反的违反了,不该违反的也违反了

  在水浒世界中,武松杀嫂之后主动投案,杨志杀唐牛儿之后主动投案,宋江杀死阎婆惜之后主动投案,鲁达却杀人逃逸,完全没一点大丈夫气象。

鲁智深从不打坐参禅,每夜都是鼾睡如雷,起夜之时甚至在佛殿后撒尿。鲁智深在山上待了将近半年,久静思动下山散心,在半山亭碰到一个卖酒小贩。他买酒被拒,便踢倒酒贩,抢酒来喝。看守山门的和尚遵照寺规,不许醉酒的鲁智深入寺。鲁智深便借着酒劲,直接打进山门,一路打到藏殿。

  在第三拳下去之后,郑屠的脸色也渐渐变了。鲁达知道不妙,嘴里却向众人宣告“这厮诈死!”然后抽身离开,借此迷惑围观群众和郑屠家人。鲁达为何不肯投案?鲁达心中想:“俺只指望打这厮一顿,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洒家须吃官司,又没人送饭,不如及早撒开。”鲁达觉得自己不可以投案有几个原因,其一自己只是误杀,坐牢有点冤;其二,坐牢之后没人送饭,因此决定趁早逃跑。不过这些都是假象,真正的原因还是鲁达对郑屠的蔑视,对法律的漠视。

鲁智深又待了三四个月,再次下山,到山下酒馆买酒喝。他回山途中酒劲发作,练起拳脚,竟将半山亭撞坍半边。守门和尚关闭山门,不许鲁智深入寺。鲁智深先是打坏门外的两尊泥塑金刚,打进山门后又大闹禅堂。

  因为,相对于郑屠,鲁达可不是一般人。

这里我们可以看出鲁智深六根未净中的我行我素,面对佛门,他只求自己痛快,可谓是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留。谓之天下第一的潇洒僧人也。在如此洒脱的僧人面前,两尊泥塑金刚也是无可奈何,真是应了那句神鬼怕“恶人”了。

  在渭州鲁达绝对是个人物。鲁达后台很硬。鲁达官职不大,提辖多是在州县中负责军事训练和捕盗缉凶等事务的官员。大略相当于武警中队长,手下一般有那么二三十号人。但他却是老种经略相公门下的军官,而老种经略相公是当时北宋面对西夏的最高军事长官,就算是朝中太尉高俅,也不敢如何老种经略相公。

图片 4

  接到郑屠家人和四邻到州衙告状,府尹一看状子,吓了一跳,不敢下令抓人,立刻跑去经略府请示小种经略相公。文中详细的写了府尹大人拜侯的经过,比如府尹升厅,接状,感言,然后上轿,在经略府门前下轿,在门口等候传唤,然后对经略相公行礼,花了大量的时间,而在进行这一系列的繁文缛节时,鲁达早已远走高飞了。府尹禀告相公:“府中提辖鲁达无故用拳打死市上郑屠。不曾禀过相公,不敢擅自捉拿凶身。”经略一听,也吃了一惊,说:“今番做出人命事,俺如何护得短?须教推问不得。”表示希望府尹严格按照法律办事,既然杀人犯法,绝对不能姑息。可是小种经略相公又说:“鲁达这人原是我父亲老经略处的军官。为因俺这里无人帮护,拨他来做个提辖。既然犯了人命罪过,你可拿他依法度取问。如若供招明白,拟罪已定,也须教我父亲知道,方可断决。怕日后父亲处边上要这个人时,却不好看。”这几句话无疑是告诉府尹,这鲁达不是一般人,不但是你不能轻易定鲁达的罪,就算是我也不行。他是我老爹手上的人,派到我这里来,都还是帮护我的。现在你先走走程序,如果抓到了,一定要审问清楚,不可有冤屈。就算是查实了鲁达是杀人凶手,也应该禀告老种经略相公,征求他的同意,然后再进行最后的判决。就算是鲁达杀了人,只要朝廷边关有事,说不准还要征调鲁达上前线。

佛门未能让鲁智深清净,那就再让他再进入世俗吧。智真长老到此还是认为鲁智深虽然时下凶顽,命中驳杂,久后却得清净,正果非凡。并赠送他四句偈言,称“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水而兴,遇江而止”。

  在前文中,王进离开京城,就是去投奔老种经略相公,王进认为自己只要到了经略府,就算是得罪了高俅,也不要紧。之后的史进也是在杀人放火之后,想去投奔王进,从军自然可以免去以前的罪行。

鲁智深离开五台山文殊院,在山下铁匠铺打了一条水磨禅杖、一口戒刀,便取路往东京而去。几经周折见到在渭州结识的李忠。李忠与鲁智深相认,请他上桃花山做客。周通听从鲁智深的劝告,折箭为誓,取消了与刘小姐的婚事。鲁智深在山寨中住了几日,见李忠、周通“不是慷慨之人,作事悭吝”,便打算离去。李忠便与周通下山劫掠商旅,表示要将劫到的财货送给鲁智深作路费。鲁智深却趁二人不在,卷走寨中的金银酒器,不辞而别。

  在小种经略相公心中,在府尹心中,在史进心中,在鲁达心中,在许许多多官员和百姓心中,杀人大罪,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有背景,有需要,一样可以洗白。

这里我们认为这是被逼无奈中的我行我素。鲁智深任何时候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不管是偷盗,还是杀人,都不会尔虞我诈,总是在无奈中主动出击,另寻他路。这次也是他身无分文,又见李忠、周通等人吝啬,他只能卷走寨中值钱的金银器,前往东京。

  府尹大人自然一点就通,回到府衙在处理通缉鲁达事件时,就显得外紧内松,甚至是故意放走鲁达了。

图片 5

  当府尹下令捉拿鲁达之后,并没有立刻下令封锁城门,而是派王观察到鲁达家中查看。然后王观察带上房东,到鲁达平日常去的地方寻找,从州南走到州北,查寻了许久。是负责抓捕的王观察太笨?绝对不是。是府尹领悟了小种经略相公的意思,而王观察又领悟了府尹的意思,刻意耽误时间,放走鲁达。试问一个人杀了人之后还会坐在家中等待被抓?还会去常去的地方等着被找到?何况房东早就明说,鲁达已经带了包裹,带了短棒离开,这不就是说,鲁达已经带了钱财,带了防身武器,当然是准备远走高飞,到城外去了。但王观察还是慢慢来,一个个询问鲁达的邻居,并且带着这些人回衙门交差。

鲁智深的我行我素,入伙梁山,与宋江等人一起南征北战。征田虎时,鲁智深生擒对方有神行等异能的将领神驹子马灵。征方腊时,生擒方腊。一生中杀人如麻,我行我素,就是宋江劝其还俗为官,并封妻荫子,光宗耀祖。鲁智深也不为所动,那种看破世事和不屑一顾的我行我素,最终随着钱塘江的潮声圆寂。

  府尹心领神会,也没有责罚王观察,在仵作验尸之后,命令郑屠家人自己出钱安葬郑屠。最倒霉的倒是郑屠的邻居,鲁提辖打人,谁敢上前,那不是找死?可是府尹不由分说,以没有救应的罪名把郑屠邻居打了很多板子。鲁达的房东和邻居也都是良善之人,平常没少看鲁提辖的脸色,现在鲁达一拍屁股走了,害的这些人以不应的罪名,饱受牵连。

洒家知道,写下这段文字时又有许多人要气炸了肺,热血涨红肥脸,尤其是经略府的相公和郑屠式的走狗们、道貌岸然的神鬼们以及违心的道德君子们,鲁智深就是咽不下那口气,也不会忍气吞声,更不会依规行事。那么上述三种人就要倒霉了:洒家就是我行我素,你要在叨叨,我又立禅杖于双手间,惧恶人于戒刀下。在方圆不是用规矩划出的时候,只能我行我素。正是这种正义,鲁智深圆寂后被追赠义烈昭暨禅师。

  更可怜郑屠,虽然号称镇关西,可在遇上鲁提辖之后,就变成一只随手被捏死了的臭虫。而郑屠的大娘子面对官府,也丝毫没有一丝威风,丈夫冤死,只能忍气吞声,“自去做孝”。

杀人凶手鲁达离开渭州之后并没有四处掩藏自己的行踪,在雁门竟然还跑到人群拥挤处看榜文,鲁达对大宋律法如此漠视,更见其打死郑屠并非一时兴起,而是长期官尊民卑思想作怪使然,是对人命的忽视使然。

回答:

鲁智深打得好,像郑屠那样的恶霸就该教训得他们不敢再做坏事。
图片 6

首先,体现鲁智深粗中有细的性格特点,如果鲁智深只是以提辖的官职压制镇关西,镇关西一时屈服,但难保以后不会再欺负金翠莲。
图片 7

说到底,鲁智深的提辖官职只是一个小官,而镇关西未必看在眼里,俗话说的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如果没有給他点痛的教训,像他这样的一方恶霸是不会悔改的。

再有,鲁智深的血性使然,路见不平,就该拔刀相助。
图片 8

如果作者写鲁智深没有打镇关西,那么就没有办法提现鲁智深的嫉恶如仇,爱打抱不平的性格特点了,也不可能在读者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了。

最后,为后面鲁智深五台山出家,相国寺倒拔捶垂杨柳等情节发展做铺垫。
图片 9

鲁智深打死了镇关西之后不得不逃走,为了帮助金翠莲而给自己惹了官司,他却毫不在乎,正是体现了他的牺牲精神和无私奉献的精神。

总而言之,鲁智深三拳打死了镇关西,给了镇关西一个无法后悔的教训,如果没有那样做,只是单纯用官职去压制对方,不会让对方有所悔改的,而只会让对方更加变本加厉,这也让人们看到了宋朝廷官员的威信有多低,鲁智深因为看出了社会的本质,才会出手打死镇关西。

回答:

鲁智深是个莽夫!无脑之人!说出来可能大家都不信,你仔细分析,鲁智深去镇关西那买肉,百般刁难,作为商家的镇关西都是尽量满足。最后真是忍无可忍才发生冲突。鲁智深只听信一面之词,就行侠仗义,简直无脑。很有可能是被利用了。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皇冠金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鲁提辖是不是鲁智深,当你披上婚纱的时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