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女子11年前被栽赃终获无罪,向警方索赔

9月19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妇人张月英被控在11年前骑摩托车撞伤朱姓老太,她历经无罪、因过失伤害与肇事逃逸罪被判刑等不同审判结果,直至去年5月31日台湾高等法院再审判她无罪。张月英提出公赔,要求台北市警方赔偿86万元,原本台北地方法院、台湾高等法院都驳回,但台湾高等法院重启再审,今年9月19日庭讯定于10月17日宣判。

10月17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女菜贩张月英11年前被栽赃为肇事逃逸嫌犯,直至2017年5月31日台湾高等法院再审,终获无罪。张月英要求台北市警方赔偿227万多元,但法院认为,张月英已获54万多元刑事补偿金,其余证据无法证明仍有未补偿的损害,驳回张月英的请求,可上诉。

本报讯肇事者将伤者一家撞翻后,没有停下,而是选择了逃逸。2月21日,伤者寻找目击证人的消息通过铜仁广播电台发布出去,电波凝聚正义力量,2与23日,案发后7天,目击者向警方提供了嫌疑车车牌和车型,肇事者遁形7天后到碧江区交警大队投案。 2月16日深夜12点左右,田某一家人骑乘电动摩托车在东山大桥头附近被一车辆撞翻倒地,肇事车辆没有对他们进行救治,而是离开了现场。当时有一出租车师傅停下来,告诉了田某肇事车车牌,但是受伤后的田某没有记住。 事发后肇事者没有到警方投案,也没有主动承担伤者一家的治疗费用。无奈之下,田某想通过铜仁人民广播电台寻找目击证人。2月22日,铜仁广播电台通过广播、微信和个人微博发布了这一消息,并在当天联系到了求助的田先生和参与案件的姚警官,姚警官在现场连线中说明了肇事逃逸行为的法律处罚依据和标准。 23日上午,主持人小李的个人微博中目击者留下了两个疑似车牌号,小李立即将这一线索提供给了伤者与警方。警方调取了事发当时的监控录像,基本锁定肇事车辆。当警方联系车主时,车主知道肇事逃逸一事终于东窗事发,无处遁形,便到警方投案。 一桩持续了7天的肇事逃逸案件成功告破。

朱姓老妇2007年9月26日晚上6点多闯红灯,被摩托车撞上受伤。目击事故的路人记下肇事者车牌号并报警,警方找到“车主”张月英。张月英被以过失伤害、肇事逃逸罪移送法办,一审判无罪,但台湾高等法院二审、更一审都认定张月英是肇事者而判刑。

朱姓老妇2007年9月26日晚上6点多闯红灯,被摩托车撞伤。目击事故的路人记下肇事者车牌号并报警,警方找到“车主”张月英。张月英被以过失伤害、肇事逃逸罪移送法办,一审判无罪,但台湾高等法院二审、更一审都认定张月英是肇事者而判刑。

张月英不否认肇事摩托车登记在丈夫名下、平时是她在使用,但喊冤称自己当天在市场摆摊卖毛巾袜子,晚间8点多才离开,并不在现场,也没借车给别人。

张月英喊冤称,自己当天在市场摆摊卖毛巾袜子,晚间8点多才离开,不在事故现场,也没借车给别人。

台湾高等法院再审时发现张月英当天手机通联记录显示她在市场做生意,当时天黑下大雨,目击证人能不能清楚地记下车牌号,警方记录的车牌号也有矛盾,而且,她的车是红色的,证人却说“看到黄色或白色的车”,明显不符,于是维持台北地方法院无罪判决。

台湾高等法院再审时发现张月英当天手机通联记录显示她在市场做生意,当时天黑下大雨,目击证人不能清楚地记下车牌号,警方记录的车牌号也有矛盾,而且,她的车是红色的,证人却说“看到黄色或白色的车”,明显不符,于是维持台北地方法院无罪判决。

张月英年近6旬,感叹称,案发时有人劝自己“4万多,赔一赔就没事了呀!”但是,自己没有做的事,为什么要承认?

张月英表示,警员2007年处理车祸时未依规定调阅附近的监视器,又因懈怠懒惰未将照片、通联记录、光盘等送交地检署,且误记成她的车号,她已获无罪判决,故要求台北市警方赔偿医疗费、律师费、工作损失和慰抚金共2275523元。

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不过,判决书指出,无法证明是因警员执行任务懈怠懒惰或违规才造成张月英生病,不准许医疗费、律师费及工作损失等索赔请求。另外,张月英已获刑事补偿541346元,其余证据无法证明仍有未补偿的损害,故驳回张月英的请求。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国际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台女子11年前被栽赃终获无罪,向警方索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