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搏命抗议舆论大张挞伐,权力的照妖镜

劳团昨天在立法院外举办「撤回恶法,夜宿立院」抗议活动,并规划夜宿持续抗议劳基法修法。(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传真)立法院临时会登场,朝野攻防再度上演三国演义。先是国民党和时代力量联手占领主席台,时力更演出十年前民进党以铁鍊反锁议场的老戏;在民进党以油压剪破门后,时力随即改到总统府前淋雨抗议。戏码一点都不新,只是换人扮演。但这样的角色轮替,也像一面权力的照妖镜,映现出台湾政治表面的五光十色,内在却毫无提升。民进党本身就是封锁国会的祖师爷,这回时代力量拿铁鍊锁门,已无出奇之处。3年多前有民进党的援手,太阳花占领国会多么容易;如今盟友反目,时代力量只能悻悻然转进凯道。为了劳基法这场硬仗,执政党拚死护航过关,拒马、蛇笼层层围住立法院,总统府周遭更成了「史上最大禁制区」,要挡下一切抗争行动。这比起当年马政府阻挡「反服贸」的作法,不知要强势几十倍。事实上,从委员会到临时会,时代力量一直主导「全面摧毁战场」的零和游戏,此举其实最符合民进党期待,因为这能使民进党假藉冲突为名,达到修改劳基法「全案过关,一字不改」的目的。且看,时力在总统府前的抗争,竟劳驾总统府秘书长吴钊燮亲自出马沟通,双方是联手抑或反目,颇值玩味。相形之下,国民党的缺乏作为,5席的时力立委,就能抢下「反劳基法修恶」舵手的大旗,35席的国民党却连立院大门口都抢不过民进党,看不到任何抗争的士气与斗志,让人失望。国民党连扮演在野党的基本功都拿不出来,只想坐等民进党自毁长城,这么懒还想「重返执政」?最可议的,是始作俑者的民进党。当年以民主为名,做尽种种破坏议场游戏规则的恶斗;如今完全执政,立刻「以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高喊要在野党回到国会「理性协商」,却又不给在野党发声的机会。20个月来,民进党强推各项极具社会争议的法案,立法院已自我矮化成了「行政院立法局」,何曾真有「民主讨论,理性修正」的空间?(节录自联合报社论)

图片 1

反劳基法“小绿”给“大绿”拆台 合伙唱双簧还是分道扬镳?

图片 2

民进党强修“劳基法”引发各方抗议。(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由于不满民进党强势处理“劳动基准法”修正草案,与民进党同属绿营的“时代力量”在台湾“总统府”前绝食抗议40个小时。是岛内“大绿”和“小绿”合伙唱双簧,还是分道扬镳,岛内正拭目以待。

图为劳工团体在台立法机构门前抗议,要求撤回“劳基法”草案。本报记者 柴逸扉摄

自家人背弃、民众以命相搏 民进党被指遇最强"政治危机"

蔡英文进行冷处理

劳工搏命抗议 舆论大张挞伐

中国台湾网1月9日讯 过去一年,岛内大大小小抗争不断,新年伊始,这种情况依然在持续蔓延。因民进党强修“劳基法”,劳团近日发动多起抗争,甚至不惜卧轨以命相搏;而在绿营内部,不仅“时代力量”与民进党公然反目,更有民进党员怒剪民进党党证!昔日“学运”头目林飞帆在给蔡英文的信中称,这次“劳基法”恶修,已成为民进党执政一年多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

“时代力量”的抗争从5日就开始了。据《中国时报》7日报道,趁着5日“立法院”临时会散会后,“时代力量”带着铁链和锁头反锁议场大门,仿佛“太阳花学运”重现;过了一个小时后,“立法院”秘书长林志嘉拿着油压剪,带着民进党“立委”突破大门,“时代力量”随即转往“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静坐绝食。《联合报》称,7日凌晨警方出动警力,将“时代力量”准备搭设的两顶帐篷没收。声音已经沙哑的“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称,如果执政党坚持不撤回,他们会持续在凯道抗议,主席黄国昌等人甚至干脆穿雨衣进睡袋躺在柏油路上,并在脸书全程直播。

民进党遭遇最大政治危机

“劳基法”修订何以引发如此大民愤?据台湾《中国时报》此前报道,此次“修法”,除特休假递延、休息日出勤工资工时采核实计算外,经工会或劳资会议同意,可放宽7休1限制,并增加加班工时从46小时到54小时,轮班休息间隔时间也可从11小时缩短至8小时。一但通过此版本,未来劳工连续12天上班12小时,甚至是30天内上班300个小时都可能合法,此番修订被称为“史上最恶修法”。

虽然“时代力量”把“退回劳基法”5字的激光束打在“总统府”上,呼吁蔡英文能出面响应,但当局只是发声明“冷处理”。“总统府”称,现在大家从媒体上已看到“立委”的诉求,接下来就是回到法案讨论现场,在“立法院”充分交换意见。

台湾劳工团体人士1月8日晚间赴台北车站卧轨抗议,要求台当局收回“过劳死版劳基法”。连日来,围绕引发巨大争议的“修法”,台立法机构内外已上演连串武斗戏码。自称“最会沟通”的民进党,面对民众抗议、学界请愿和“在野党”劝阻,摆出的却是一副“你奈我何”的架势。但岛内舆论认为,民进党虽意色扬扬,殊不知已然遭遇上台以来最大政治危机。

图片 3

本周抗议将“遍地烽火”

政党大乱斗

台湾“立法院”临时会昨处理“劳基法”修正草案,朝野“立委”大排长龙登记发言。(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民进党的态度可谓相当“坚决”。据联合新闻网7日报道,“立法院”临时会8日起开始处理“劳基法”修正草案,民进党“立委”冒着寒流,缩在睡袋里轮班到“立法院”议场排队,希望修法能顺利排为院会递案的第一顺位。“立委”邱议莹讥讽“时代力量”还在效仿“太阳花”那一套,称“太阳花已经大崩溃了”。“行政院政务委员”张景森在脸书称,“时力”应该先关心助理及党工有没有因抗议而超时工作,要是黄国昌做不到,很多中小企业可能也做不到,“时代力量的政治策略,就是要用激进的诉求,分割民进党的支持者,再谈下去结果还是一样”。

为了护航新版“劳基法”过关,民进党可谓做足了准备,4日就在立法机构周围摆满了层层蛇笼拒马。随后,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办公室周遭也被布置成了“史上最大禁制区”。

8日,台“立院”临时会继续处理“劳基法”,朝野党团进行协商。据《中国时报》报道,劳团集结300人隔着拒马对议场怒吼,要求撤回恶法。据报道,台北昨天下着倾盆大雨,劳团在“立院”外冒着大雨,轮流拿着麦克风控诉“劳基法”对劳工的伤害,并绕行“立院”,盼让劳工心声传入议场。劳团期间有意突破封锁线,前后与警方爆发3波冲突。

7日清晨,黄国昌在脸书称,很久很久没有如此难过,因为本来以为2016年改变已经发生,没想到台湾权柄的滥用,竟然依旧如此冷酷。他讽刺说,那些要你小心着凉、注意保暖的提醒,都只是摄影机前的官话,“深夜无人后就抢走你的遮雨棚,不走就让你躺在雨中睡……雨又变大了,但我心里的雨更大”。

“在野党”同样摩拳擦掌,希望能借机表现一下“战斗力”。国民党“立院”党团5日上午专门开会研讨攻防策略,还将“立委”助理屏退出场以防泄密。当天下午台立法机构会议结束后,国民党团抢先占领议场主席台,并守住议场大门。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晚上6点30分,桃园市产业总工会近百名成员突袭台铁第三南下月台,10多人跳下月台,透过卧轨表达绝命抗议。《中国时报》报道称,这是台湾劳工史上第4次卧轨抗议事件,也是民进党执政期间首度面对的卧轨抗争。

同一天,超过200名学者发表联署声明称,执政的民进党宣示将于一个月朝野协商冷冻期后的临时会中,迅速通过二三读完成修法,“执政党如此粗糙且完全倾向资方的立法,不仅加重了台湾劳工过劳的噩梦,更严重伤害了《劳动基准法》的立法精神”。台湾劳工团体也举行“撤回恶法夜宿”行动,8日晚上7时将号召民众夜宿“立法院”旁,国民党将声援。《联合晚报》称,加上在“总统府”前绝食抗争的“时代力量”,本周“劳基法”修法恐遍地烽火。有舆论改编刚去世的诗人余光中的作品嘲讽说,“拒马已是蔡政府执政下一场无期的展览”。

随后,“小绿”政党“时代力量”突然上演“自囚”戏码,“时力”5名“立委”拿出锁链封锁所有出入口,将自己关在里面。措手不及的国民党团于是将内场位置拱手相让,改在议场大门外“看门”。

图片 4

逃不过“作秀”二字

不料,仅过了一小时,民进党“立委”就拿油压剪剪断铁链,攻破议场大门,一拥而入。“时代力量”眼看大势已去,随即转往凯达格兰大道蔡英文办公室前静坐抗议,继续作秀。

桃园市产业总工会晚间突袭台北车站,卧轨抗议。(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靠“学运”起家的“时代力量”在民进党当政时又搞起这一套,在岛内引发不同议论。7日上午,“时力”举行记者会时,突然有一名中年男子进入静坐区,对黄国昌呛声“你搞太阳花学运对不对,今天民进党这样,你要负责啦!”“商总”理事长赖正镒痛批“劳基法”修法搞到今天,已经变成各政党“抢选票的骗局”,结果劳资双方都受害。还有网民猜测,这是“大绿”“小绿”联合演戏,即使“劳基法”通不过,功劳也不是蓝营的。

《联合报》就此评论,“大绿”“小绿”当年在“太阳花运动”时曾通力合作,此次“时力”看似要对付民进党,实际上却是“里应外合”,各取所需。而国民党当年占立法机构多数席位时,就被18席民进党“立委”钳制,现在成了少数派,更是无力制衡民进党,懦弱表现再次令人失望。

劳团大喊“拒绝过劳,退回恶法”,警方随即调集大批警力,并将卧轨的15名成员一一架离,带回侦讯。台北市产业总工会理事长郑雅慧哽咽表示,草案送出时,劳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只是休息日的加班费核实计算,没想到竟然连7休1、轮班间隔都被一起松绑,单月加班上限还升到54小时,各行各业劳动条件已惨到难以继续恶化,不解蔡当局心中只有资方的声音。

《中国时报》7日称,谁都无法否认,社会上确实存在不少反弹声浪。问题是,“时代力量”纵使再不满,又怎能拿铁链反锁“立法院”议场,“堂堂立法者,沦为带头违法者。这一幕不仅教坏囝仔,衍生出的破窗效应无疑将成为法治的重大破口”。该报认为,他们阻止“劳基法”修法的作为,并不是为大多数劳工争权益,说穿了就只有两个字:作秀!而黄国昌尽管之前没被罢免掉,但形象已经大伤,为了再获得镁光灯的青睐,只得采取更激烈的做法,但是一来力量有限,二来没有民意支持,再怎么自囚、绝食也是枉然。《联合晚报》称,蔡英文曾经讽刺马英九说“人民的声音到凯道就停住了”,如今蔡英文对于劳工的不满照样充耳不闻,耳聋了。文章说,如果“立法院”有协商空间,民进党愿意以事缓则圆的态度面对修法,“时代力量”又何必在雨天湿冷的天气下,在“总统府”前凯道上大演苦情戏码?

民众去卧轨

图片 5

民进党为何一定要让“劳基法”过关?如岛内舆论所说,新的“劳基法”既损害劳工权益,也看不到对台湾竞争力有何助益,民进党当局为过关而过关,是为了保自己的面子,也是自恃“全面执政”,尽显权力的傲慢。

前来抗议的劳工团体,在“立院”前发表不满情绪后,转而卧轨抗议,遭警方排除搬离。(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民进党修“劳基法”,原意是为解套“一例一休”政策。2016年底,台立法机构就曾修改“劳基法”,让“一例一休”于2017年1月上马。但该政策的实际效果却跟民进党的承诺大相径庭,不但未能给劳工增加福利,反而导致“劳工、资方、消费者三输”局面,引发社会大反弹。

如果还不能理解劳团为何有如此大的反应,看看台湾网友的分析或许更能体会:

一片怨声载道中,台当局2017年10月又拿出了新的“劳基法”修改方案,但该方案被质疑严重倾向资方,损害劳工权益,因而被劳团称为“过劳死版”。

“过劳僵尸的封印如果被资进党黑心蔡头打开,大家就要小心了。首当其冲的是街上在跑、高速公路上在跑的大货车、大客车、拖板车、联结车、公司行号的车子,如果他们在你前面、如果他们睡眠不足,你就要很小心了。”

民进党执政以来,因“一例一休”引发的抗议连绵不绝。近一个月来,岛内已爆发多次抗议活动,包括南部总工会大联盟在高雄发起的约3万人参加的大游行、台北举行的万人大游行等。

“讲句不客气的形容词,‘修法’就是把劳工丢给资方当作全天候无情的生产工具而已。”

台劳工团体“五一行动联盟”于8日上午开始在台立法机构外集结抗议,表示将夜宿台立法机构门口,直至修正草案撤回。当天晚间,抗议人士跑到台北车站卧轨,台铁出动大批警力排除状况,多班火车因而延误。

“就算给你做30天休30天,如果你连前面的过劳30天都撑不过就阵亡,后面的休息30天也都是空气,你也拿不到,是不是?只会叫劳工少休息、多工作、替资方惯老板做功德, 供养她们那些无耻、无能、出卖劳工、领高薪、爽嗑六万御厨好料高官的烂当局。”

政治马戏团

图片 6

反对“劳基法”的不止是“在野党”和劳工团体。台湾学界4日中午发起“反对劳基法修恶联署”,截至7日中午,已有54所大学219位学术工作者具名参与联署。学界发出声明表示,这次“修法”除了导致工时变长,更令劳工过劳现象急遽恶化,而能否提升台湾竞争力,事实上也毫无评估。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为确保能抢先送案,防止在野党的案海攻势,“绿委”们冒着寒流在“立法院”议场门口轮班排队。(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一些原本支持民进党的人被伤透了心。7日,参与学界联署的台湾师范大学英语系教授黄涵榆宣布退出民进党,并在脸谱贴出剪碎的民进党党证照片。黄涵榆表示,“我不屑再和这个党为伍,连交300元党费都不愿意”,“我选择在民进党全面执政、全面背弃人民的时刻退出民进党”,“从此我们不是同志,而是拒马对立的两边!”

不仅场外抗议频频,昨日的议场内也炮声隆隆。据《中国时报》报道,民进党为确保8日的“院会”能顺利召开,上周五就派“绿委”夜宿议场门口,以便议场开门后能抢先进入,防国民党提“案海策略”杯葛议事。

面对汹汹物议,民进党却毫无收手之意,仍在紧锣密鼓地强推法案过关。岛内媒体评论,民进党上台之初表示将“谦卑、谦卑再谦卑”,并自诩是“最会沟通的执政党”,现在证明又是个弥天大谎。

据《联合报》报道,昨天清晨,在议场门口守夜60小时的民进党“立委”与国民党“立委”为抢占发言台,发生推挤;过去几天相对安静的亲民党团,则开记者会表态,要求民进党“修法”不要昧着良心,对资方“要五毛给五块”;清晨从凯道被驱离的“时力立委”,回到“立院”后决定提出“时力”版本。

《联合报》8日的评论文章说,20个月来,民进党每每以大军压境之势,强推各项极具社会争议的法案,如年金改革、前瞻计划、“不当党产条例”、“促转条例”等,台立法机构已自我矮化成了“行政机构立法局”。而能冲能秀的“立委”永远占尽便宜,这样的立法机构又怎能不变成“政治马戏团”?岛内舆论认为,民进党虽一路关山强度、意色扬扬,殊不知已然遭遇上台以来最大政治危机。记者 王 平

图片 7

劳团在“立法院”外驻扎夜宿、埋锅造饭,抗议“劳基法”修恶,因连日大雨,一名抗争者用抗争标语布条搭成帐篷,遮蔽风雨。(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据“东森新闻云”报道,晚间近7时,“时力”党主席黄国昌忽然宣布不再参与接下来的协商,同时撤回修正动议。他称,“时力”的折衷版本非常温和,“行政院”却寸步不让,连加班费核实计算这种最温和的部分,都看不到任何善意,“这只是过水,请‘行政院’撤回修恶‘劳基法’!”

《中国时报》报道称,由于“朝野”协商破裂,民进党在最慢周三完成三读的政策压力下,极可能在今明最后48小时内,只字未修改,强行表决通过“行政院”版“劳基法”修正案。

图片 8

劳团昨启动夜宿“立院”行动,一早先绕行“立法院”一圈,途中“巧遇”赖清德。(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民进党此番强修“劳基法”的做法不仅惹怒了劳工、让昔日队友不买账,民进党自家党员更是自毁党证表达愤怒之情。

据《中时电子报》报道,不满“劳基法”修订草案的30多位学者日前共同发起联署,希望蔡当局停止“修法”。参与联署的台湾师范大学教授黄涵榆7日在脸谱网晒出剪坏的民进党党证,表示他选择在民进党全面执政,全面背弃人民的时刻退出民进党。他称,他不屑再和这个党为伍,连交300党费都不愿意,“从此我们不是同志,而是拒马对立的两边!”

图片 9

台湾师范大学英语系教授黄涵榆在脸谱网曝出剪掉民进党党证的照片。(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昔日“学运”头目林飞帆8日在脸谱网写信给蔡英文、赖清德。他在信中称,这次的“劳基法”恶修,已经成为民进党执政一年多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行政院长”的失控、“立院”党团的怠职、蔡英文的观望与对危机的漠视,不但使社会矛盾日增,并让民进党在明年选情陷入重大危机。

他称,此刻青年世代对民进党的愤怒,已逐渐超越“劳基法”争议本身,俨然形成与“318太阳花学运”爆发前青年对国民党的全面失望、绝望、扬弃、愤怒相近的氛围,并酝酿出不计代价、要与民进党对抗的心情。

图片 10

昔日“学运”头目林飞帆在脸谱网写信给蔡英文。(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联合报》对此发表《修‘劳基法’ 别低估‘政治危机’》一文指出,在处理国民党时,民进党的意志力流露无遗,但此次却可能低估了年轻世代的绝望。林飞帆的描述不过是一扇小窗,让人窥见年轻人的沮丧与忿恨,劳团的卧轨却将这种绝望的心情以一种惊心动魄的形式表现出来。

文章指出,“时力”两天多的“府”前抗争,民进党内众多政治老手,可能都以为那不过是一个小党的生存之道,是充满着戏味的表演。但“时力”却嗅着了年轻人的心声,于是,在劳团卧轨的当下迅即退出了协商,并声言不再回到协商场上。

图片 11

台湾地区领导人、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文章说,当民进党对着仍留在协商桌上的在野党讨价还价时,每一句对劳工过劳的否定,都如一刀刀划在年轻人心坎。岛内执政者若以为高耸拒马最终仍可让“劳基法”过关,在“法案”后等着的,恐怕是下一次选举中青年世代的背离。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国际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劳工搏命抗议舆论大张挞伐,权力的照妖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