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团夜宿立院,劳基斗法

时代力量立委反对《劳动基準法》修恶,在总统府前静坐禁食近60小时,昨天凌晨4点多遭到警方强力驱离,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中)遭到警方重重包围,并高喊要与同伴一起上警备车。(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传真)【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报导】劳基法修法决战立法院临时会。民进党团拚本周可以三读通过,在野党则扬言强力阻拦。立法院长苏嘉全昨召集朝野进行协商,盼避免抗争扩大。而在议场外,则有不满修法的劳团在院外进行抗议,甚至到台北火车站卧轨抗议,準备长期抗战,直到立法院退回修法为止。为修劳基法,民进党团立委则在立法院议场前,已轮班守夜三天,準备在昨天抢先进议场,确保议事顺利进行;另一方面,国民党团立委也在昨天凌晨四时就到议场外排队。到了议场一开门,国民党团欲以人海战术抢进议场,民进党团则由两位男性立委做人墙阻挡,让其他党籍立委进入,双方发生第一波推挤。朝野立委进入议场坐定后,民进党立委占据主席台、发言台与递案登记处,国民党立委则是在台下的发言台前排排坐,但双方未酿冲突。随后苏嘉全宣布开会,先处理时代力量党团提出的变更议程案,但遭到民进党团否决。立法院院会则先处理总预算案内容的宣读,朝野暂时休兵。到了下午,则由苏嘉全召集朝野协商,朝野也各抒已见。其中,对于行政院版将休息日加班费,改为核实计算,就引发多位朝野立委的发表意见。而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等人在总统府前抗争,台北市警方昨天凌晨4点动员200多名警力展开驱离;警方以维护交通秩序、立委禁食需人道考量为由,没用任何束带、抬人动作,在一个小时内将黄国昌等4名立委和16名民众劝离、带离,不到1小时结束。黄国昌等5名立委率时代力量成员在府前抗争3天,其中立委高潞.以用前天深夜因头痛身体不适,提前离开前往医院就医,驱离时现场剩黄国昌、徐永明、林昶佐与洪慈庸4名立委和16名时力成员。警方昨天凌晨3点展开行动,先依集游法对黄国昌等人第7次举牌,随后实施「保护带离」;黄国昌等人在警方接近时,一度高举海报喊「撤回劳基法!」,警方分成两列逐步进逼,部分成员虽情绪激动,黄国昌与徐永明也与警察理论,但未激烈抵抗,20人被分批载离、劝离。台北市警局表示,昨天是上班日,为维护市民使用交通道路权力,及总统府周遭学生民众上班上课权益,决定昨天凌晨柔性驱离,以现场抗争民众身体状况为优先考量;昨天的劳团抗争,警方则部署600名警力因应。

时代力量党团在总统府前静坐禁食抗议劳基法再修法,昨天凌晨约0点10分时代力量助理团要再搬运、搭设第二顶帐篷进入「静坐区」,与警方发生拉扯争夺帐篷后,遭警方强行拆除代为保管。(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传真)【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报导】为表达反对劳基法修法的立场,劳团举行撤回恶法夜宿立院行动,今天晚上7时号召民众夜宿立法院旁青岛东路镇江街口。国民党立法院党团除了在立法院抗争,也将声援劳团。加上在总统府前禁食抗争的时代力量立委,本周劳基法修法恐遍地烽火。发起夜宿立法院的劳团指出,劳基法修法在立法院委员会没有详细讨论,就包裹送出,即使上万劳工上街头,有民众自发在台北市游击抗议,仍不见行政院、总统府、民进党团有任何检讨的意思。劳团发起夜宿行动,向立法院施压,要求民进党立委切勿遵循党意,应撤案重新讨论修法。时代力量党团5位立委和助理在总统府前静坐,警方昨天凌晨第6度举牌制止,立委与群众在总统府前禁制区违反集会游行法,警方也将帐篷拆除,宣称是代为保管,现场仍留一顶帐篷及简易帐,黄国昌与徐永明为了表达不满,两人躺在马路上淋雨,抗议警方抢帐篷。昨天凌晨2时许,警方以违反道路交通管理处罚条例,前往开立违规罚单,黄国昌不予以理会,拒签拒收,他原本躺在马路上淋雨,近清晨5时许转移至帐棚内,继续抗议。黄国昌在脸书贴文讽刺,政府的温暖提醒,都只是摄影机前的官话,深夜无人后,就抢走遮雨棚,不走,就让你躺在雨中睡;还是不走,就开始禁送乾衣物。对于时代力量在总统府前禁食抗议,台北市长柯文哲昨早出席活动说「总统府旁边就是不可以游行」,但尊重人民有陈亢的权利,不过还是要依法行事、陈亢需要申请,「特别是立法委员,你们立法更要遵法、守法」。外界质疑柯文哲面对立委与民众陈亢驱离标準不一,柯文哲笑回「不是啦」,自己作为外科医生「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对于陈亢「原则上是儘量宽容」,上次驱离民众是因他们躺在马路上、到处流窜、瘫痪西区交通「所以不处理不行」,现在时代力量是在总统府前人行道上陈亢「对交通影响小、且非到处流窜,就没有动作那么大」。争取参与公共政策 移工游行登场【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报导】劳团不满劳基法修法,将陆续上街抗议,移工游行则在昨天登场,从劳动部一路游行至总统府前,除了诉求诉求「家务劳工应有劳动法令保障」、「废除仲介制度」、「移工应可自由转换雇主」之外,也反对移工薪资与基本工资脱钩。昨天游行从劳动部出发,一路走到总统府前,参加者拿着「反奴标誌」大海报,高喊「共同生活、共同决定」,争取外籍移工参与公共政策决定的机会。主办单位台湾移工联盟指出,台湾引进外籍劳工已经25年,人数逐年攀升。根据劳动部最新统计,截至去年11月为止,国内外籍劳工已达67万4651人,直逼70万人大关,其中产业外籍劳工有42万5010人,社福外籍劳工24万9641人,以印尼籍和越南籍人数最多。移工联盟指出,移工承接台湾人不愿做的基层工作,已经是台湾不可或缺的劳动力,但他们却无法参与公共政策的决定权,更对政府制订的移工政策无能为力,此次游行也是要表达移工与国人共同生活、共同劳动,希望也能够争取政治参与权。移工联盟也痛批政府可能倾向让本外劳基本工资脱钩的政策方向,认为本外劳脱钩只是让一批廉价劳动力让劳动市场愈加恶化,甚至可能影响本地劳工就业机会和工作薪资,从中肥了资本家。昨天凌晨约0点10分时代力量帐篷遭警方强行拆除代为保管后,立委黄国昌(前)与徐永明(前二)愤而直接躺在雨中睡觉。(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传真)

立法院临时会院会处理劳动基準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昨天进入逐条讨论,进行发言。国民党立委头绑「劳权已死」的抗议白布条,齐坐在发言台「劳权已死、民主之耻」、「反对修恶劳基法」等大字报前抗议。(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传真)【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报导】立法院临时会院会昨天处理劳动基準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在下午5时40分提案,延长开会时间到劳基法修正草案处理完毕再行休息,经表决后通过这项提案。立法院院会昨天继续处理劳基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从下午2时30分起进入逐条讨论,其中第24条修正草案,一直到下午约5时30分,朝野立委才结束发言,在这项条文二读表决前,对于表决顺序,朝野爆发言语冲突。会议主席、立法院副院长蔡其昌说,因全案没有审查会版本可供比较提案旨趣的远近,所以表决顺序是以再修正条文、修正动议条文、提案条文的提出先后,来进行处理,其中若有任何一案通过,就不再处理其他案。中国国民党立委王育敏自备麦克风在主席台下表达不满,质疑为什么是依送案先后,而不是按照提案旨趣远近来处理?蔡其昌则说,他已经说明了。时代力量立法院党团前晚退出朝野协商引起朝野错愕,5位立委昨天也未出席院会,同时间在场外召开记者会宣布「退出接下来所有关于《劳基法》修法的院会程序」,3度向劳工鞠躬致歉。时代力量党团总召徐永明哽咽表示,「今天是当立委最羞愧的一天,因为无法实现选前承诺」。徐永明表示,从未想过有一天要在发言台上阻止议程进行,拿铁鍊锁住院会,也没想到在总统府前抗议,时代力量放弃协商,无法为《劳动基準法》修正草案背书,因此宣布退出所有相关的院会程序,这是代表党团的羞愧,也表达最严厉的抗议。另一方面,劳团夜宿立法院外反对立法院再修劳基法,昨天绕行立院周遭发生两波推警冲突,更转战凯达格兰大道表达不满,痛批总统蔡英文是「过劳帮凶」,并朝向总统府丢20多双塑胶拖鞋,大喊「停下过劳列车,蔡英文立刻撤案!」,而在台北车站「卧轨抗议」的桃产总秘书长姚光组等15人遭依公共危险及铁路法送办,北检讯后全数请回并限制住居。劳团前晚无预警突袭台北车站,先后以佔据月台、卧轨的方式瘫痪铁路交通,并不断大喊「拒绝过劳!撤回恶法」,警方逮捕卧轨的15名劳团成员后,并将15人移送台北地检署複讯,检察官複讯后将15人列公共危险、强制等罪被告。

反劳基法“小绿”给“大绿”拆台 合伙唱双簧还是分道扬镳?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由于不满民进党强势处理“劳动基准法”修正草案,与民进党同属绿营的“时代力量”在台湾“总统府”前绝食抗议40个小时。是岛内“大绿”和“小绿”合伙唱双簧,还是分道扬镳,岛内正拭目以待。

蔡英文进行冷处理

金沙线上娱乐官网,“时代力量”的抗争从5日就开始了。据《中国时报》7日报道,趁着5日“立法院”临时会散会后,“时代力量”带着铁链和锁头反锁议场大门,仿佛“太阳花学运”重现;过了一个小时后,“立法院”秘书长林志嘉拿着油压剪,带着民进党“立委”突破大门,“时代力量”随即转往“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静坐绝食。《联合报》称,7日凌晨警方出动警力,将“时代力量”准备搭设的两顶帐篷没收。声音已经沙哑的“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称,如果执政党坚持不撤回,他们会持续在凯道抗议,主席黄国昌等人甚至干脆穿雨衣进睡袋躺在柏油路上,并在脸书全程直播。

虽然“时代力量”把“退回劳基法”5字的激光束打在“总统府”上,呼吁蔡英文能出面响应,但当局只是发声明“冷处理”。“总统府”称,现在大家从媒体上已看到“立委”的诉求,接下来就是回到法案讨论现场,在“立法院”充分交换意见。

澳门金沙app下载,本周抗议将“遍地烽火”

民进党的态度可谓相当“坚决”。据联合新闻网7日报道,“立法院”临时会8日起开始处理“劳基法”修正草案,民进党“立委”冒着寒流,缩在睡袋里轮班到“立法院”议场排队,希望修法能顺利排为院会递案的第一顺位。“立委”邱议莹讥讽“时代力量”还在效仿“太阳花”那一套,称“太阳花已经大崩溃了”。“行政院政务委员”张景森在脸书称,“时力”应该先关心助理及党工有没有因抗议而超时工作,要是黄国昌做不到,很多中小企业可能也做不到,“时代力量的政治策略,就是要用激进的诉求,分割民进党的支持者,再谈下去结果还是一样”。

7日清晨,黄国昌在脸书称,很久很久没有如此难过,因为本来以为2016年改变已经发生,没想到台湾权柄的滥用,竟然依旧如此冷酷。他讽刺说,那些要你小心着凉、注意保暖的提醒,都只是摄影机前的官话,“深夜无人后就抢走你的遮雨棚,不走就让你躺在雨中睡……雨又变大了,但我心里的雨更大”。

同一天,超过200名学者发表联署声明称,执政的民进党宣示将于一个月朝野协商冷冻期后的临时会中,迅速通过二三读完成修法,“执政党如此粗糙且完全倾向资方的立法,不仅加重了台湾劳工过劳的噩梦,更严重伤害了《劳动基准法》的立法精神”。台湾劳工团体也举行“撤回恶法夜宿”行动,8日晚上7时将号召民众夜宿“立法院”旁,国民党将声援。《联合晚报》称,加上在“总统府”前绝食抗争的“时代力量”,本周“劳基法”修法恐遍地烽火。有舆论改编刚去世的诗人余光中的作品嘲讽说,“拒马已是蔡政府执政下一场无期的展览”。

逃不过“作秀”二字

靠“学运”起家的“时代力量”在民进党当政时又搞起这一套,在岛内引发不同议论。7日上午,“时力”举行记者会时,突然有一名中年男子进入静坐区,对黄国昌呛声“你搞太阳花学运对不对,今天民进党这样,你要负责啦!”“商总”理事长赖正镒痛批“劳基法”修法搞到今天,已经变成各政党“抢选票的骗局”,结果劳资双方都受害。还有网民猜测,这是“大绿”“小绿”联合演戏,即使“劳基法”通不过,功劳也不是蓝营的。

《中国时报》7日称,谁都无法否认,社会上确实存在不少反弹声浪。问题是,“时代力量”纵使再不满,又怎能拿铁链反锁“立法院”议场,“堂堂立法者,沦为带头违法者。这一幕不仅教坏囝仔,衍生出的破窗效应无疑将成为法治的重大破口”。该报认为,他们阻止“劳基法”修法的作为,并不是为大多数劳工争权益,说穿了就只有两个字:作秀!而黄国昌尽管之前没被罢免掉,但形象已经大伤,为了再获得镁光灯的青睐,只得采取更激烈的做法,但是一来力量有限,二来没有民意支持,再怎么自囚、绝食也是枉然。《联合晚报》称,蔡英文曾经讽刺马英九说“人民的声音到凯道就停住了”,如今蔡英文对于劳工的不满照样充耳不闻,耳聋了。文章说,如果“立法院”有协商空间,民进党愿意以事缓则圆的态度面对修法,“时代力量”又何必在雨天湿冷的天气下,在“总统府”前凯道上大演苦情戏码?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国际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劳团夜宿立院,劳基斗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